《我爹說的那樣》[我爹說的那樣] - 第一章

於,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我也清醒過來了。
我帶着娃,回到金陵,抱住我爹的腿嚎啕大哭。
「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
我爹嘆口氣,「算了,回家繼承家業也好,去把家裡的豆腐坊開到京城去。」
那個年代,豆腐是很賺錢的,我家就是靠這個起家的。
我一門心思撲在賺錢上,真的像我爹說的那樣,把連鎖酒樓開到了京城。
這次京城的分號開業,我這才想起葉修,順便來看看這個多年不見的便宜夫君。
我坐在葉家待客的偏廳里,他如今的妻子趙蘭若接待了我。
趙蘭若是京城本地人,父親是工部的四品官,家中在京城也算有幾分底蘊,因此便很不把我放在眼裡。
「哎喲,這便是前頭那位姐姐吧?」
趙蘭若端起茶盞吹氣。
「李姐姐,你快喝茶,這茶很難得的,你平常肯定喝不到。」
我低頭看了一眼手裡的茶杯,枝葉粗大,普普通通的雨前龍井。
哎,這種品級的貨色,我是很多年沒有喝過了。
「葉修呢?」
「夫君還未下朝呢,李姐姐,你裏面穿的是什麼?」
趙蘭若翹着蘭花指,上上下下打量着我。
我衣袖裡銀白色的杭綢露出來,我立刻伸手掖回去。
哎,年紀大了,裡頭貼身的衣裳布料不能馬虎啊,差點露餡。
「沒什麼,很多年的衣裳,都洗髮白了。」
趙蘭若點點頭。
「我都聽夫君說了,這麼多年,辛苦姐姐操勞。
你看你才三十四歲的年紀,如今臉上都—都—」我的膚色白皙透亮,光滑飽滿,連一個毛細孔都看不到。
趙蘭若說不下去了,乾咳一聲轉開話題,說自己兒子今年中了進士,她得意地抬着下巴。
「李姐姐,我聽夫君說,你們也有一個兒子吧?
今年十七歲,他可有在讀書?」
我搖頭。
「沒有讀。」
「真可惜,若是讀書好,也不是不能認回葉家的。
現在這樣的身份,若是做了我們鈺兒的兄弟,只怕要丟他的臉。」
「李姐姐,夫君一早便離了揚州,你兒子應當還沒有上過族譜吧?」
我點點頭。
「他跟着我姓李,上的是李家族譜。」
趙蘭若明顯鬆了口…

待續...
猜你喜歡